家主……

斐君

Author:斐君
怕生,不善交谈,请多多指教~
男配角控、眼镜控、斯文禽兽控=w=
爱好BJD、ACG etc
三分钟热度、容易冷却


家中住人

大人们

徽殇Lati-M

梓浩DS-Van

菟之DOI-Luke

浅幸DIM-Danbi

筠渔V-CRISTAL

聿涵MS-新眠君

幼儿园

米拉诺V-papi

凉川V-莲花丸


独立世界

目前攻略中…… 游戏:三叶草之国的爱丽丝[萌////] 书籍:听,骨头在说话

新·想


离别前的轻烟


同步思维[?]


曾经存在的笑泪


类别


FC2计数器


置顶

一个我沉睡了。另一个我苏醒了。


近况:

家里的书什么时候才能看完![掀桌]想要死在书里面不出来了。
世界逃避中。休眠期中。

good moring。开心早餐【完全无法理解这个名字啊……

再次发送不成功。我……了。

于是实现了自己之前说要挑战下diy小模型的心愿。啦啦啦啦~~~~撒花。大概用了7,8个小时吧。
于是先放图。

Photobucket
这是全部图【由此大家知道其实我是没有完全完成的!地毯……桌角装饰……还有框上的字。不过忽略吧?【殴】

然后是局部图。

Photobucket
局部最萌了呜~好喜欢这些小盒子,跟吃的有关都好喜欢>////<。

Photobucket
觉得对于那只荷包蛋很感动!且对那些小珠子泪目。请不要乱跑谢谢。OYZ

Photobucket
垃圾桶真的是超级讨厌啊OYZ。


于是说,做这些的话手套是必备的【大泪。不然很容易就弄到满手都是超能胶或者乳胶之类的,而我两种胶都用于是就更加悲剧了。然后果然镊子是很重要的,有些部件太小了实在是令人发指啊啊【明明就是你太笨了。
话说我一直记得这个是开心厨房,然后被无数次纠正,是开心早餐。【你也差太远了!其实除了那个荷包蛋怎么体现他是早餐?好了,还是改名叫做开心厨房吧。【喂
觉得这样子粉红色的搭配非常温馨,看着也会心情愉悦呢。那么说有人喜欢这个场景狂么?想要的请告诉我喔。

那么这次作为挑战欧洲店铺系列的热身就这样结束了。打算下次就挑战欧洲店铺系列。
然后想到自己答应了要送但还没做的东西好多啊抱头。同学们请温柔的督促我QAQ。

哀悼。


她终究还是离开了。在这个2010年3月21日的清晨。

早上7点左右的时候。我还在睡梦中,却听见爸爸手机的响声。
“知道了,我门晚点回到。”爸爸的声音很平静,就像每次打电话那般。却让我知道了她终究还是离开了。现在想来大概爸爸也是一夜无眠。用了多少理性和感情去准备接受这个消息。然后听见了爸爸窸窸窣窣的起床声,还有奶奶镇定坚忍的声音。
他说,我们等下要去医院。
奶奶说,嗯,想问你要不要煮热些粥等你回来吃。
如此平常的对话,让我有种继续在梦中的朦胧感,仿佛一切都不过是场梦。
直到我听到了五姑妈撕心裂肺的哭声。我呆滞地坐在床上,混沌的脑子里猜测着到底这是奶奶的哭声,还是姑妈的哭声。依稀中听到“我没了个女儿……”心有戚戚然,我穿上外套戴上了眼镜,倚在门边探出头,却只看见表姐同样有点呆滞,却显得无助茫然地站着。
于是直接走到饭厅。与表姐对看了一眼,然后看着坐在沙发上啕然大哭的姑妈,坐在她隔壁拍着她肩膀安慰的爸爸。
有点不知所措,我愣在那里。然后捂着嘴巴,我又转身走向了房间,途中,我又停驻在那里,转身看看她们,似乎在确定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我回到房间,却像一切当机那样,只敢怯怯地站在床边,默默地听着隔壁房间爸爸洗刷的声音,听到了他吸鼻子的声音。我又从门边窥视爸爸剃须的样子却无法分辨他究竟是在哭泣,还是未愈的感冒的症状。
妈妈走了进来,看着我。我也看着她,神情很愁苦,嘴巴又像每次生气那般嘟了起来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现,只好用表情去表达我的心情。妈妈噗哧地笑了出来,伸手拍了我的嘴。我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表情。
究竟是妈妈安慰了我,还是我的表情无形中放松了我们。
妈妈说,再睡一下吧,晚点就要出发了。
我很乖地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却依旧不敢开口让妈妈不要关上门。不知道是怎么的一种恐惧,仿佛门一关上,我与门外的那个世界便失去了一切联系。
门还是关上了。但是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姑妈的哭声。夹杂在电动剃须机声音的爸爸抽鼻子的声音。
突然眼睛有点湿润。突然想起几年前我问起爸爸爷爷去世的事情。

爸爸说,爷爷去世前他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。
那么爷爷去世的时候,你有哭么。
爸爸说,没有,因为一直都知道啊。
我看着爸爸专心开车的侧面,没有说话。霓虹灯光一道道地划过他的脸上,眼睛里有些东西也是闪闪的。

突然有种压抑不住的伤心从心中喷涌而出,像某种剧毒腐蚀性强的液体那般吞噬我的心脏。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滴。
在一个人的房间里,我小声地呜咽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妈妈将我摇醒,让我留在家陪奶奶。还听到姑妈的声音。很冷静。我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大家都能转变的这么快。

伴随着那些纷繁的梦我又陷入了睡眠。再次醒过来,已经11点半了。
有点无力,我用理智安排着今天余下时间的行程。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然后走到客厅,却看到了憔悴的奶奶。虽然不是容光焕发,但是一直也算有精神的她,整个人都显得被榨干了那般枯萎。走近她,听到了很平静的一句话。
她说,你知道大姑妈死了么。
我怔了怔。点点头。今天7点的时候我就起床了。
她点点头,然后又开始问我一些日常生活的事情。如非她的神情如此哀恸,我便要以为这也不过是一普通的周末。
吃早餐的时候,我涂着面包,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奶奶的脸。无话找话,于是出口我便后悔了。
为什么你不去医院?
奶奶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,静静地望着阳台。
我低下头,猛然抬头确实缘于奶奶突然的说话。流泪。
她说着她的痛苦。我脑中一片空白。是了,奶奶哭泣的时候只会默默地流泪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我默然将纸巾放置她面前。她却抽出了一件绿色的手帕。用像枯枝那般的手擦拭着止不住的泪。
我的脑里想着很多安慰的对白。
她现在走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——但是却无法看到孙子长大成人,于她的年纪健康的话该是能看到他们成家立业的。
你别太伤心了——在亲人面前这些话显得多么苍白无力。
于是我还是无言,默默地听着,看着,无能为力。良久我才说出一句话。
那么你就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让大家担心。
不然我也会很痛苦的——这句话我在心里默默地说。

想起从前的我便一直会思考假如亲近的人去世了怎么办,想到爸爸妈妈,奶奶又或者是其他我重视的人永远地离开了,年幼的我就会默默的哭泣,却没有办法告诉别人为何哭泣。

想起初三时候做过的那个可怕的梦。转醒时发现自己正在淌泪,醒过来了却不由自主地失声痛哭。好不容易停止了,却在进入父母的房间,看到母亲的那一刻无法克制,吓得母亲手足无措,连声安慰我。只懂啜泣的我却不能告诉她原因。然后在打电话给他说起那个梦的时候我又哭了起来。
那几个小时,我似乎哭光了身体的所有力气,眼睛红肿的不能见人。

我默默地回到房间,打开电脑,上线。只是想告诉田田,不知道为何我觉得也许他能了解我当时的心境吧。我有点克制不住地打了很多字,说了很多话。思绪很混乱。

我曾经想过假如大家都不会死那该多好。然后又很认真地纠结起这样人口问题该如何解决。最后还是失望地放弃了大家不死的这个妄想,为了解决人口问题,大家还是会死亡比较好。

于是这几年一直在想,当亲近的人,例如说父母,都去世了以后,那么我便随后离开吧。想来我是独生子女,也不会连累太多人。无法放下的话,最终还是父母吧。那么既不打算结婚繁育后代的我似乎也无牵无挂了吧。也许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抗拒去重视,去爱一个目前已拥有外的人。

把自己关闭起来,锁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。

之前也想过,假如猫猫老死了怎么办,那么我能不能在他永远离开我之前把他放走,然后假装他一直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生存着呢?
妈妈说,你这样太自私了。是的,我太自私了。却无法接受爱的事物永远失去。

我宁愿得不到,也不要失去。
于是有好几个晚上,我都抱着陪伴我走过人生至此历程的小被子哭泣,我怕有一天它会消失殆尽。我怕它不能陪我到死。妈妈问我要怎么办,我说那么我就在它没有完全腐化之前将它锁进真空袋子里面。我愿意每晚抱着那个袋子,无法再接触到它,也不愿意失去它。

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傻。但是越相处的久,时间越长,感情越深,就越无法克制去想,去恐惧失去。

我好怕。真的好怕。

写了一大堆。却早已忘了主题。只有眼泪一点一滴的落在手背上。

还记得往常每年想见次数不多的那些时候,她总会向我抬一下头,然后微笑,叫一声“斐”。
奶奶说,大姑妈年轻的时候漂亮极了。但是我还记得今年拜年时候,看到她闭着眼睛,形如枯木地坐在沙发上,虚弱得连声音都是沙哑的。
我还记得上年奶奶生日,奶奶还追问周围的人她是不是病了,那时刚诊断出她是末期。
我记得上年她大寿时候,穿得那么的漂亮,笑的那样祥和,就像不过是小病很快会好的样子,其实那都是藏在止痛药下的痛苦。
我记得姑妈她们说,她吃那些药的时候总要闭着眼睛,那是因为日复一日吃的太多,就连看到都要吐的缘故。

记得的太多了。人,却已经不在了。

最后希望她一路走好。永远怀念您,我敬爱的大姑妈。
 | 主页 |  page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