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主……

斐君

Author:斐君
怕生,不善交谈,请多多指教~
男配角控、眼镜控、斯文禽兽控=w=
爱好BJD、ACG etc
三分钟热度、容易冷却


家中住人

大人们

徽殇Lati-M

梓浩DS-Van

菟之DOI-Luke

浅幸DIM-Danbi

筠渔V-CRISTAL

聿涵MS-新眠君

幼儿园

米拉诺V-papi

凉川V-莲花丸


独立世界

目前攻略中…… 游戏:三叶草之国的爱丽丝[萌////] 书籍:听,骨头在说话

新·想


离别前的轻烟


同步思维[?]


曾经存在的笑泪


类别


FC2计数器


像兔子那样的怪物与爱心药丸【?】

Photobucket
首先放一张全家福【大误
Photobucket
然后是两只小怪怪的sweet time?嘛,人家一直以为是兔子……
Photobucket
一直觉得茶色那只是傲娇的说,怎么说呢,然后淡黄色的那只是攻吧?一张没神经的脸……【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……
Photobucket
其实是非常喜欢背后的那个小心心呐,绝对不是猥琐啦>、、、、<
Photobucket
那么最后是有爱的小药丸~活活,我爱黑心药丸~

**最后说以上所有都是成对的情侣用的说**




咳,这是久违的更新。【殴
这是这两天做的不织布爱心小药丸和公仔吊饰。【哪里都不小吧……】是已经拟定要送出去的小物。实在是很久没有做过不织布的手工呃。感觉有点生疏了呢,药丸大概每颗1个到1个半小时?而两个公仔的话加起来大概6,7个小时OYZ。我的速度未免太慢了。
最近迷上了生活场景的模型制作,啊,真是太精致了>w<。打算购入一整套的欧洲店铺系列的说,嘛,到底是因为以前太急躁了于是对这些都非常苦手,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有所改进呢?不过以我粘胶水只会黏住自己的笨拙……默……
啊,其实说呢是有在努力跟缝纫机君磨合的,但是这个完成品是一件都没……干笑。
唔药丸真的可爱啦,虽然不织布这种质材比较搓,虽然鄙人的手工比较挫。希望能做各种各样的药丸XDDDD。嘛,我承诺过会送东西的亲友们要记得提我哦~
说起来家里还屯着好几只小熊布偶的材料啊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耗完毕捏,想要转向小首饰和模型方面了说。
嘛,希望下次更新的是除不织布小物和毛毛布偶外的东西XD

心绪·思念

“你什么时候有空?我们出来见面,出来玩嘛。”她下意识地发问,对方露出困惑的神情。
“我现在就有空啊?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吗?”
见鬼。当听到对方的回答,她暗暗地对自己这种无厘头的发问感到莫名其妙。
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。
平时仿佛从未想起的存在,见面时才发现思念原来早已盈满。有很多话都迫不及待地想冲口而出,它们争先恐后,她已不知道哪些是重要,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。张开口,她只觉得有冷湿的空气进入口腔,沿着皮肤渐渐滑落体内。哑口无言。
她静静看着身边的友人。心中有一块空缺越发的冰冷,每秒都在呼唤着温暖,强烈得让她觉得泛起了阵阵若有若无的痛。她加紧了相挽的手,一点点地靠近,不断地缩短彼此的距离。同样温软的身体让她战栗不已,自感有寒气从体内驱散开去。但是心里却还是说不出的失落。
她想触碰,细细地描绘下对方的脸容。无法表达的痛楚,无法让对方充分感受自己的情绪让她焦躁不安。无法结合的情感在脑内呼啸,几欲将她逼得发狂。说不出口的思念在心底盘旋。
但两人还是热切地交谈着。分享着生活中的一切喜怒哀乐。
最后依依不舍地道别。她上了车,却依然与窗外的友人不断挥手。心中缺少的那部分更加痛楚,丝毫没有办法被填满。泛起的痛酥酥的,酸酸的。
车渐渐开远,一切风景都被抛于后面。
她颓然坐在座位上,像被掏空一般,翻天的空虚袭来,虚弱得无法抵抗。她对一些都失去了兴趣,眼神空洞,无法聚焦眼前一片模糊。
她掏出手机,熟练地按键。发送。
“我很想你。”
即使在身边,我依然想念你,无可救药。

心绪·怄气

她下意识将目光移至手边的手机。黑色的手机继续着黑色的沉默,没有反应。她的眼神黯然,于是略带无奈,又忿忿不平地收回视线,却是全然没有心思再继续手中的工作。
已经数不清是今天第几次了。
事情的开端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若问及,估计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得难以启齿。然而为何这般在意,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百思不得其解,这也不过是小孩子般的怄气而已,让人失笑。
她在心理第一百零一次默念,绝对不要再理睬某人,除非对方肯主动道歉。脑里充满了自己正神情自若地接受对方愁眉苦脸,狼狈不堪的求饶,对比强烈的幻想,并且正为此感到真正的心情愉悦,尽管事实看起来正好相反。
又一次检查了电子邮箱,没有新邮件;
又一次打开了聊天软件,没有留言;
又一次打开手机,没有新信息,没有未接来电。
她开始变得失落沮丧,犹如有人将她从悬崖狠狠推下,风在耳边呼啸,面前是无尽的黑暗,坠落,却像没有尽头。有种酸酸的感觉从心里发酵,似乎要腐蚀她的心脏,四肢,全身,让眼睛,鼻子也莫名地开始发酸,差点使她软弱下来,几近放弃那个虽然幼稚但十分固执的坚持。
随即她又想起了那些让她神伤的言行,又想起对方的自若从容,与他人的谈笑风生。于是又变得气愤难平,委屈万分。有种滚烫的热气从小腹发散,使她的身体不停膨胀,仿佛要烫出个洞才甘心。
她气鼓鼓地将手机扔向床上,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摆脱脑内一直盘旋不肯离去的种种心思。企图让自己变得淡定冷静。
手机落在柔软的床上,没有发出一点声响。
难道对方不知道自己有多生气么!她又一次问自己,无奈她终究不是对方,无论如何追问下去也是毫无答案。她变得无精打采,了无生气。她不知道这种一直煎熬无比的焦虑源于什么。她也无法理解为何突然如此在意别人的一言一行。
快点来向我道歉!她在心里不断呐喊。难道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要一直持续下去吗?她几乎要尖叫起来。
到底是什么将自己逼到现在这般的境地,她心中后悔和要强不断地开战,想要她屈从其中一方。
烦躁不已。于是她又去床上寻找那部惨被她抛弃的手机。

诞生!小熊的坐骑【?】

终于完成了!布偶小狗的超级活泼、生活幸福美满版【大误。
Photobucket

Photobucket
再放一张坐骑版本,别扯小狗耳朵阿喂。


好,我不得不自己吐槽一下。这是狗么?这哪里是狗了?!这根本是个球!口胡!
我也不懂到底是哪一步的问题,在塞棉花之前它冥冥还是一只很正常很可爱的狗。塞棉花后就变成了不知名的生物。虽然爸爸说整合起来还挺像狗的,但是我觉得太OYZ了。
本来是打算送人的礼物,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所以打算不送了。幸而这样,不然这样的礼物我还真拿不出手阿OYZ。
另外,小熊其实你是什么动物都喜欢吧?应该是吧。唔,好可爱呢,我都想吃掉你呢。亲个。

忘。

渐渐就忘了他微笑时嘴角的弧度。就像水漫过了纸,纸上的字慢慢化开,模糊,最终便再也看不清楚了。
她躺在床上,愣愣地望着天花板。双人床,早已冷清的一侧,还整齐的保留着他在时的模样。早已失效的香水,注定失眠的夜晚。任由时间流淌在每一个孤身的夜里,竟也无怨无悔。
再也没有人提起他。
开始的时候,人们小心翼翼,尽量不提起他,不忍看到她神情哀伤的低笑。之后,他就被遗弃在时间的某个角落,再也没有人提起,或者想起。
直到她血色褪尽的脸又出现了润红,眼睑上,指尖上又重新出现了缤纷妖媚的色彩。
只是浴室还摆着他的牙刷,成对的杯子还依稀映着昔日的时光,毛巾还相互依偎着。玄关处他的拖鞋还适宜的放着,仿佛某天就会被重新穿上。
有时候电灯烧掉了,她还是会下意识喊他去换,然后猛地一惊,于是摇摇头笑了笑便自己去换灯泡。
梦醒时分,感到寒冷她还是会往他方向靠,直到摸到一片冰冷,她才恍然。拉紧身上的被子,她便再次辗转睡去。
有人说,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,是遗忘的催化剂。不管你是否愿意被治愈,是否愿意去忘记。
每天晚上她都会把他习惯用的香水喷在他的枕头上,以为这样他便还在身边,即使失却了温度。
但是还是逐渐地遗忘了。
她开始忘记他的爱好。喜欢的颜色,喜欢的书,喜欢的口味,喜欢的节目。
她开始忘记他们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。
她不再记得他们经常约会的老地方。
她不再记得他温润的声音。不记得他温和的晚安语和零碎的亲吻。
她最喜欢的他的厨艺失去了色香味,还有温度。
她只记得,只剩下他的香水了。
于是她歇斯底里地大叫,拿起香水冲进了浴室。发疯似的举起,然后将香水扔向浴缸。
应声而碎的玻璃,飞溅起来像晶莹的泪,在她的身上画出好几道细细的血痕。充斥整个浴室的香气环绕她全身,却无法让她忆起他的拥抱。
终于,香水也无法唤起他的容颜。她便永远失去了他,失去了曾经。
她跌坐在浴缸边,放声大哭,任由眼泪蜿蜒而下。用手捶打地板,丝毫不在意那些扎入皮肤的玻璃。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了整个浴室,在狭小的空间内哀转久绝。
……
当香气彻底消散之后,一掬阳光从窗户流泻进来。
她睁开红肿的眼睛,望向半掩的窗户。
天,亮了。


继续阅读 »

 | 主页 |  » page top